當“偷拍”遇上電影 國師張藝謀:“我才是國內偷拍的大師”

來源: 網絡整理

作者: 內蒙古時空小編

2019-10-16 06:16

  東方網記者王珂然10月14日報道:近日,導演張藝謀在第三屆平遙國際電影節主題大師班“為了電影的每一秒”上,分享的一段關于“偷拍”的拍攝經歷在社交網站上火了。

  作為中國第五代導演的代表人物,張藝謀在大師班上回顧并分享了個人豐厚的從影經歷。《秋菊打官司》、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、《紅高粱》等這些耳熟能詳的電影背后,為了讓拍攝工作順利,呈現出演員的最佳狀態,他是怎樣指揮協調的?

當“偷拍”遇上電影 國師張藝謀:“我才是國內偷拍的大師”

《秋菊打官司》

  張藝謀介紹,《秋菊打官司》這部電影本來編劇是向著現實主義的農村題材方向改編的,有些幽默,但他覺得創新不足。后來在主創人員的討論下,決定拍成紀錄片的風格。摒棄了原來的劇本,選擇一種偷拍的方式來盡量呈現出農村人文和環境的自然風貌。

當“偷拍”遇上電影 國師張藝謀:“我才是國內偷拍的大師”


現場視頻截圖

  “我覺得那時候我應該是中國最早的偷拍大師了。”張藝謀一語既出,引起現場觀眾的爆笑。他們把16毫米的小攝像機藏起來,讓攝像師穿上尿不濕,帶上水和饅頭,在城鄉結合部找一切能藏進去的地方藏進去。蓋上黑布,挖兩個小孔,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掀開,通過這樣的方式,把外界環境拍了出來。

當“偷拍”遇上電影 國師張藝謀:“我才是國內偷拍的大師”


鞏俐在劇中的截圖

  除此之外,還要拍各類人物,演員和普通群眾。張藝謀讓兩個攝影師扛著沒裝膠片的攝影機成天在村里轉悠。每天8個小時,像正常上班似的,對著村里的老人、小孩、豬羊空拍。一個禮拜后,他問攝影師,現在群眾的反應咋樣?攝影師回答他:“現在壓根就沒人看鏡頭,連狗都不理他們了。”張藝謀還讓鞏俐往衣服里塞上假肚子,在村里和農民一起生活,最后他們都以為她就是個懷孕的村婦了。當群眾對攝像機、對演員都“免疫”、不再稀奇的時候,這就成了。

  張藝謀認為《秋菊打官司》的美學在當時算得上很前衛。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,這注定是那個時代才會有的產物。張藝謀透露,當年有個上班時間溜出來的大姐,在街上吃棉花糖被拍進了鏡頭里。這件事給當事人帶來了不小的壓力,最終他們還是被大姐給告了。時代在進步,法制也更加完備,作為商品發行營利的電影,是不能再如此大規模地在街上進行偷拍了,“這就侵犯了人家的肖像權。”

當“偷拍”遇上電影 國師張藝謀:“我才是國內偷拍的大師”


《關于杜絕攝屏與盜版行為的聲明》

  本次平遙電影節上,還有另一件“偷拍”的事引起了各方關注。有觀眾在新片《犬鳴村》的全球首映上用手機拍攝了屏幕,第二天還向導演展示了這段視頻片段,表示自己很喜歡這部電影。因此,平遙國際電影展組委會發出了《關于杜絕攝屏與盜版行為的聲明》,聲明中強調,電影放映期間,嚴禁錄音、錄像、拍照等行為。

  除了影展,其實平時觀眾去電影院觀看電影時,對著屏幕拍照、錄像的行為也是被禁止的。仔細看看手里的電影票背面,和影院的入場規則,都可以看到相關的說明。

當“偷拍”遇上電影 國師張藝謀:“我才是國內偷拍的大師”

電影院的提示

當“偷拍”遇上電影 國師張藝謀:“我才是國內偷拍的大師”

社交媒體上的盜攝行為

  除了觀影過程中使用手機的亮光會影響到其他觀眾外,這種私下的拍攝行為會牽涉到盜版事宜。所以,在影院拍下屏幕發發朋友圈,并不僅僅是自己私下的“打卡”行為。香港的電影院甚至有非常明確的法律規定:嚴禁攝屏,否則會被刑事檢控。罰款50000港幣,拘役3個月,并會通知香港海關處理。

  在日常生活中,對于“偷拍”的行為,人們可以意識到不文明、不道德甚至違法。但當“偷拍”遇上電影時,無論是電影的拍攝手法,還是觀眾席上的“偷拍”打卡行為,都值得社會去關注。看完這篇文章后,再去影院觀影時,無論是想稱贊還是吐槽,拍攝自己的票根,寫一篇影評,用這樣的方式來代替拍攝屏幕,為觀影文明作出一點貢獻好么?

內蒙古時空 Copyright ? 2005 www.hlfdzd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. 備案證書號 :蒙B2-20050041 蒙ICP證:蒙B2-2004021 刪稿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福彩25选5玩法